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代替那种不确定性的是目前支配我们的明确原则,即我们政体中的立法至上原则。从那个原则引申出来的是法官有义务忠实适用法律条文,根据法律的平实含义来解释法律,不能参考个人的意愿或个人的正义观念。

——[美]萨伯《洞穴奇案》

阅读全文>>>

近日某客户要求审查公司内部承包经营合同,经通读全文并与客户确认后发现,客户拟通过签署公司内部承包合同的形式,实现工程资质挂靠之实。因此,本着格物致知的精神,尽可能全面地梳理了内部承包与挂靠相关的法律规范(包括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地方司法性文件),以探究内部承包与挂靠的“罗生门”,初步梳理,遂成小文。

阅读全文>>>

在向法院提交的电子材料或向招标方提交的电子标书时,为了防止他人对所提交材料的删改、编篡,需要将U盘设置为不可编辑(包括删除、写入等)状态,购买带有物理性写保护按钮的U盘不失为一种方法,但是针对不具备物理写保护的U盘,仍然可以通过系统的方法设置写保护。以下以Windows 10 操作系统的操作为例进行说明。

阅读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2014修正,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就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诉讼做了一般性规定,其中第二十一条关注诉讼案件中当事人的列示方式,第二十二条则关注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中的具体“确认”原则,但该等原则在纷繁复杂的司法实践中,亦有诸多解释空间。各级人民法院过往相关案件的判决,则对相关个案情况予以进一步确定解释的“射程”范围,该等裁判观点对于后续类案,纵无完全的规范功能,亦必有相当参考价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