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纠纷中“职业放贷人”的认定——以广东地区为例

根据相关规定及司法解释,如果民间借贷纠纷的出借一方为职业放贷人,则借款合同无效,作为借款合同之从合同的保证合同亦因之无效。借款合同的保证人可能因此无需承担保证责任,或仅承担有限比例的责任。
因此,在民间借贷纠纷中,出借人为“职业放贷人”可以作为保证人的一个有力的答辩思路。然而,毕竟要认定借贷合同无效,“职业放贷人”的认定并非易事。

广东高院

  • 关于刘海文向欣园公司发放涉案贷款是否为职业放贷行为。范国定和刘海文在再审审查期间向本院提交了近几年刘海文在惠州辖区法院涉诉情况列表,从涉诉案件数量、案由和涉诉金额来看,尚不足认定刘海文系职业放贷人的事实。【(2019)粤民申1684号】
  • 加美利公司、廖维生主张陈国林为职业放贷人,但其仅提供了两份民事判决书反映陈国林曾向案外人出借款项,不足以证明陈国林以借贷为常业。【 (2019)粤民申10134号】
  • 另,仅以涉案三次借款文件格式化,并不足以说明刘海雄为职业放贷人,韦娜主张刘海雄为职业化放贷人,依据不足,本院亦不予采信。【(2019)粤民申1729号】
  • 对于徐颖婷是否为职业放贷人的问题,一、二审法院根据徐颖婷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的诉讼案件数量、起诉时间,以及诉讼主体等实际情况,认为难以据此认定为“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的职业放贷人,亦无不当。【(2019)粤民申1588号】

深圳中院

  •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朱小春、李学军、罗革连、何晓霞、刘庆彦、朱玉华、汤冶、黄笃学分别与陈玉华签订的《借款合同》系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结合陈玉华提交的银行流水,一审法院确认陈玉华与朱小春、李学军、罗革连、何晓霞、刘庆彦、朱玉华、汤冶、黄笃学之间成立合法的借贷关系。刘庆彦、汤冶、黄笃学辩称陈玉华系职业放贷人,非法从事金融放贷业务,本案的借款合同应属无效。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从一审法院诉讼平台查询所得陈玉华近三年以陈玉华身份在一审法院提起的诉讼仅三宗,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刘庆彦、汤冶、黄笃学抗辩的事实理由并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采信。陈玉华依法向被告出借了款项,被告未能应按照约定足额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实属违约,陈玉华请求各借款人偿还本金及相应利息,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深圳中院:(2019)粤03民终25880号】
  • 【多笔借款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叶春明与苏泽之间在本案借款前后存在多笔借款,且不能排除部分借款可能存在借新还旧的性质,而苏泽的每笔还款针对的是哪笔借款,双方对此并无明确约定,叶春明现就多笔借款中的其中一笔提起诉讼,而双方对该笔借款之后的还款是否偿还该笔借款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叶春明主张该笔借款之后的还款与涉案借款无关及涉案借款未清偿理据不充分,原审法院对叶春明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在双方对苏泽每笔还款针对的是哪笔借款未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叶春明应就其与苏泽的所有借款进行结算或另寻法律途径主张权利。【深圳中院:(2019)粤03民终16708号】
  • 关于合同的效力问题,曾立主张刘晓晓套用银行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但刘晓晓出借给曾立的款项多为向朋友所借,并非银行信贷资金。至于其朋友的资金是否来源于银行信贷资金,曾立并无证据予以证明,且与本案无关。曾立为催促刘晓晓尽快还款所作出的陈述,不足以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刘晓晓仅有少量出借款项源于个人信用贷款,系因刘晓晓在本人缺少现金的情况下,为帮助曾立解决资金需求而通过信用贷款获取资金。双方当事人为同学关系,刘晓晓亦非长期、频繁从事放贷行为的职业放贷人,刘晓晓出借款项给曾立系基于双方之间的熟人关系,并非出于谋取高利的目的,不宜因少量借款资金来源于个人信用贷款而认定为借贷合同无效。曾立主张涉案借贷合同无效,本院不予采纳。【深圳中院:(2019)粤03民终21067号】

福田法院

  • 给杨某,杨某时任原告虎利公司监事,且杨某名下多笔借款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转给原告,以上事实反映出杨某的借款行为与原告虎利公司具有较强的关联性,自2019年3月4日至今本院受理二者涉及民间借贷的案件共计15宗。涉及杨某作为出借人的8案诉请标的额总计约为980万元,其中7宗案件使用相同的借款合同和借据模板。综合考虑原告及杨某涉及民间借贷案件的数量、利率、合同格式化程度、出借金额等特征,本院认为杨某通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资金以赚取高额利息,该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营业性,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属于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违反了《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之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涉案《借款合同》无效。【福田法院: (2019)粤0304民初12926号】

罗湖法院

  • 关于焦点1,二被告认为原告属于职业放贷人,因此,应当认定《借款合同》为无效合同。本院认为,根据《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相关规定,未经依法取得放贷资格以民间借贷为业的法人,以及以民间借贷为业的非法人组织或者自然人从事的民间借贷行为,应当依法认定无效。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反复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可以认定为职业放贷人。被告为证明原告为职业放贷人的主张,提交了2014年至2020年期间,以简国光为原告的民间借贷涉诉案件列表,经统计,自2014年至2020年期间,深圳辖区法院以简国光为原告的民间借贷个案为9宗(包括本案)。本院认为,根据原告提交的列表统计的时间跨度、出借的频率等难以认定原告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反复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被告关于原告为职业放贷人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本院认定原被告之间订立的《借款合同》为有效合同,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被告应向原告偿还的所欠借款本金及利息。【罗湖法院:(2020)粤0303民初6850号】
  • 关于原、被告签订的《借款合同》效力问题。本院认为,原告在庭审中陈述其与被告并不相识,是通过被告陈虎介绍借款;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原告及第三人陈献斌对外出借借款的对象主体众多,除本案之外,刘芳、陈献斌作为原告在本院及其他法院有多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除向本案被告出借借款外,原告及第三人还向多名不特定个人出借资金,原告的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其出借款项的目的具有营业性。依据相关金融法律法规,对外发放贷款应当由具有相关资质的金融法人机构进行,原告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属于非法从事金融业务活动,据此,本院认定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无效。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借款本金100000元。【罗湖法院:(2020)粤0303民初8842号】
  • 关于原、被告签订的《借款合同》效力的问题,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原告授信借款的对象主体众多,除了本案被告外,原告及其丈夫陈献斌还向多名不特定个人出借资金,原告的出借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营业性。依据相关金融法律法规,对外发放贷款应当由具有相关资质的金融法人机构进行,原告擅自从事经常性的贷款业务,属于非法从事金融业务活动,本院认定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无效。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两被告应返还原告的借款本金100000元。【罗湖法院:(2020)粤0303民初2482号】
  • 关于焦点一,被告黄惠玲主张原告系职业放贷人,故双方所签借款合同均属无效。本院认为,被告黄惠玲提交的原告所涉案件裁判文书明细表中,原告在部分案件中实际系债务人,而原告作为债权人的涉诉案件的数量及金额,尚不足以认定其为职业放贷人,故对于被告黄惠玲关于合同无效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与被告郑家杰签订了三份《借款合同》,并向被告郑家杰实际支付了借款本金,故三份《借款合同》均已成立并生效,双方均应遵照履行。【罗湖法院:(2019)粤0303民初24279号】
  • 关于焦点一,被告王发军主张原告系职业放贷人,故双方所签借款合同应属无效。本院认为,被告王发军提交的深圳法院网上诉讼服务平台查询结果所涉案件,多数系与原告同名同姓之人。原告作为债权人在深圳地区涉诉案件的数量及金额,尚不足以认定其为职业放贷人,故对于被告王发军关于合同无效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案中,原告与被告王发军签订了《借款合同》,并向被告王发军实际支付了借款本金,故该《借款合同》已实际成立并生效,双方均应遵照履行。【罗湖法院:(2019)粤0303民初30762号】

龙华法院

  • 关于被告二、被告五抗辩认为原告系职业放贷人,存在借新还旧等问题。第一,根据被告提供的调查取证结果,仅能看出原告与多人资金往来频繁,数额较大,但无法总结出“原告的资金非自有,且用于职业放贷”的事实。经当庭询问,原告方称原告为某公司大股东,其持有大额资金,资金往来属正常情况,不违反常理,且本院对原告汪强的关联案件,在本市法院系统进行了相关搜索,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无关联案件,2019年共涉及3宗民间借贷纠纷,不符合职业放贷人认定条件。【龙华法院:(2019)粤0309民初10711号】
  •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一)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二)以向其他企业借贷或者向本单位职工集资取得的资金又转贷给借款人牟利,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三)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四)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五)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被告主张原告系职业放贷人,其提供的深圳法院网上诉讼服务平台网上检索“韦海”诉讼案件概况显示原告在深圳多家法院提起诉讼,包括被告在内,多达几十个;原告亦自认2017年至2019年期间提起的民间借贷诉讼有20多宗,但上述案件涉及的被告仅为5个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放贷业务属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原告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提起20多起民间借贷诉讼(不包括涉案系列案19宗在内),涉嫌职业放贷的行为,且大部分约定的利息(月息5%)明显高于法定标准,故应当认定涉案合同无效。原告诉请被告偿还涉案借款的利息,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偿还的款项均属于对本金的清偿。【龙华法院:(2019)粤0309民初2422号】

龙岗法院

  • 被告袁城围、第三人耀坤宝公司均以原告启腾公司为职业放贷人为由主张涉案借款合同无效,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经本院诉讼信息系统查询原告启腾公司作为原告在本院提起的民间借贷纠纷诉讼仅有3起(含本案),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原告启腾公司为职业放贷人,被告袁城围、第三人耀坤宝公司据此主张合同无效,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龙岗法院:(2017)粤0307民初2008号】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