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梭


睁开朦胧睡眼,已是四月一日。是愚人节,也是二〇二〇年第二季度的开始。

谁也未曾料想到,年末岁初一场席卷全国甚至全球的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疫情期间,朋友圈、自媒体乃至官媒,少不了一些鸡汤口号,诸如“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愿山河无恙、国泰民安”、“岁月静好、不忘初心”,甚至为“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耿耿于怀。然而,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一次,口号再美再响并不管用了,这个冬天真的有点难以逾越。虽然全国陆续解除封锁,企业陆续复工,但“出口转内销”式的境外感染者输入,仍然让每个人每天的生活谨小慎微。

草长莺飞,鸟语花香,天高云轻,但却徒然——网传武汉大学今年的樱花景象,生动诠释了“花自飘零水自流”。当外出不得不戴上口罩的时候,才明白自由呼吸是多么可贵。当没办法全面复工复学时,才明白浮世消磨的苦闷。

有朋友抱怨年前率性辞职,导致疫情期间找不到合适的下家,才发现疫情已经影响我们近三个月了。本博客主题开发者[1]近日在知乎上加关注,才知道他已从一名高考生完成了四年大学学习,毕业入职腾讯了,四年也很快过去了。朋友圈里,有同学结婚照、晒一胎、晒二胎,才发现研究生毕业也已经很久了。高中同学群里,有人拍了一张当年高三模拟考试的成绩单,教育部昨天通知今年高考延期,才发现距离高考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也是同样的春天,2002年非典型肺炎[2]期间校园消毒、学生强制服药的情景历历在目。

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岁月流逝,悄然而又无情。只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因为某些似曾相识的特定事件,才让我们恍然察觉,忆起旧时光,徒留嗟叹。甚而有朋友在微信群引用刘备“髀肉复生”典故[3]感慨时光流逝。其实,我们感叹的并不是岁月流逝本身,而是我们的成长速度和时间流逝的一致性,以及相左时的自我忧虑,如果觉得因为自己同时裹挟进了历史的某种不幸之中,则难免还夹杂着懊恼的情绪。

其实,又何须感概?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很多时候,人类一不小心误会了自己,把自己想象得太过聪明,或者不够聪明,而时间总是不徐不疾地将误会澄清。
——刘瑜《给理想一点时间》

“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4],够不着明天就珍惜当下,不要每一天都过自欺欺人的“愚人节”。


  1. Github地址:https://github.com/zgq354,欢迎Star。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非典型肺炎
  3. 《三国志·卷三一·蜀书·先主传》: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4. 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添加新评论